牧羊人新闻资讯网-牧羊人博客

主页
分享国际,国内,军事,社会,娱乐和财经新闻

徐忠信:黑机

更新时间:2020-11-17 23:25点击:

  黑机 -简介

  黑机指未取得民航总局飞行许可的私人飞机。因为低空空域并未完全放开,使得民间的“黑机”和“黑飞客”们层出不穷。一些民间发明家们更是在家里利用现有原材料鼓捣出各种小型飞行器,以圆自己的飞行梦。

  案例

  2010年3月初,民航浙江监管局接到报告,称在温州市杨府山地区有直升机飞行。经查明,3月1日,温州汽车摩托艇协会会长朱松斌驾驶一架两座罗特威Exec162F型直升机在杨府山地区上空飞行了20余分钟。此次飞行未经军民航空管部门批准,属擅自驾机的非法飞行。民航浙江监管局对朱松斌作出了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民航浙江安全监督管理局空管处处长汪健透露,这次飞行性质恶劣,因为杨府山地区为温州市区,人口稠密,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2010年4月27日,民航浙江安全监督管理局查处了发生在浙江嘉兴一起非法飞行事件。这起事件造成了上海浦东、虹桥国际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或备降周边机场,该事件的主角正是温州乐清人人许伟杰。

  而就在数日前的4月23日,许伟杰等驾驶蜂鸟直升机,在老家乐清市乐成镇坝头村上空非法飞行被民航安监部门罚款2.9万元人民币。

  屡禁不绝

  民航浙江安全监督管理局空管处处长汪健说,现有法律、法规的规定,个人驾机飞行,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一是所驾飞机须获得民航局核发的“飞机适航许可证”;二是飞行员须有合法有效的飞行驾照;三是须向军民航空管理部门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批准后方可飞行。

  “其中一项不符就是非法飞行。”汪健不少私人飞机因为价格原因并非正规渠道购得,或是组装而成所以无法取得飞机适航许可证;其次考一个飞行驾照要十多万元,所以也有“无师自通者”;最后汪认为很多黑飞者往往把责任归咎于航空管理部门管理过于苛刻,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难度很大所以未经批准黑飞。汪健表示,按照现行法规,只要条件前两项条件具备提前一天申请飞行区域和飞行计划即可,今后随着低空开放的推进申请程序将更加简便。

  汪健坦言目前对于黑飞监管难度很大和黑飞屡禁不绝有关系,监管部门如果不接到群众举报很难发现有人在“黑飞”,“但是一般人看到天上有飞机谁会去想是否黑飞?”

  据汪透露,目前浙江合法的私人飞机仅有两架,而据媒体报道,浙江民间拥有私人飞机数量在20架以上,查处的黑飞只是冰山一角。

  而黑飞的违法成本无疑也让黑飞者几乎无所顾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207条规定,只能处以1万—10万元的罚款。

  对于黑飞的后果,民航浙江安全监督管理局空管处处长汪健认为威胁公共安全不言而喻,而对于黑飞者自身也是极具危险,2008年9月30日,绍兴市新昌县一架用于旅游的水上飞机,在试飞时坠入该县长诏水库,飞行员落入38米深的水中身亡。且事后查明,飞行员并没有飞机驾驶证,而该飞机也尚未办妥相关手续,其营运和试飞均属违法。

  开放后的挑战

  尽管飞机玩家们对中国低空开放都抱有很大期待,但他们也知道,只有在中国自己的通用航空产业逐步兴起之后,国家才可能真正开放低空飞行。朱松斌认为,中国通用航空的发展制约着低空开放的步伐,“即使空域开放了,没有飞行员、机务员、起降点、油料、维修、托管、安全管理体系等等,私人飞机也飞不起来,而这条产业体系的发展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从去年开始,北京、上海、西安、天津等地开始争建航空城,这被精明的富翁们视为中国通用航空产业起步的信号。目前,飞行员短缺是制约通用航空发展的瓶颈之一。分析机构预计,到2015年,中国商用直升机数量将增加两倍,这将使中国超过印度和俄罗斯,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直升机市场。但据民航局统计,单是运输航空每年缺1000名飞行员,更不要说通用航空。

  管洪胜却认为这并不是个大问题,“许多退役的飞行员都可能补充进来。”而广州一家飞行学校负责人也表示,中国越来越多的富人们正慢慢厌倦高尔夫和汽车,学习驾驶飞机成为他们的一项新爱好。“虽然动辄几十万元的培训收费不算便宜,但有时报名人员多得他们不得不拒绝。”

  低空开放的安全还需要大量配套工程,譬如通讯、导航、气象、机场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制约私人飞机上天。在前不久举行的中美洲际直升机论坛上,上海正阳投资集团的负责人邹建明就指出,要让一架飞机飞起来,需要飞行员、机务、托管维修、航线管理、航材供应、机场保障等一系列问题,涉及航空制造、人才培训、固定基地运营、空域管制等通航产业的各个环节。而目前,在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区,这一系列的环节并不完善。与温州商人们热衷于购买和准备“贩卖”外国直升机不同,军事安全专家们则担心,在开放低空空域过程中,中国是否会成为外国小飞机的“起降中心”。

  中国空军专家王明志就认为,开放低空空域存在不可避免的风险,极少部分人可能利用低空空域从事犯罪甚至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如何进行空中管理也成为空管部门的一大难题,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指出,开放低空领域,必须先具备航空管制和军民协调的综合管理能力。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