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新闻资讯网-牧羊人博客

主页
分享国际,国内,军事,社会,娱乐和财经新闻

佟大为林逋:闲对《茶经》忆古人

更新时间:2020-11-22 08:45点击:

  导语:世称“梅妻鹤子”、写出著名咏梅绝句《山园小梅》的北宋隐士诗人林逋,香茗是他梅、鹤之后的又一心爱之物,诗作之中因此常溢茶香。他存世的300余首诗作中,涉茶的有20多首,其中《茶》、《西湖春日》、《尝茶次寄越僧灵皎》等篇不失为著名茶诗。

  林逋(967——1029),字君复。《全宋诗》等古籍载为杭之钱塘(今浙江杭州)人,裘国松先生根据奉化《黄贤林氏宗谱》记载,考证林逋生于黄贤,为黄贤林氏二世祖。少孤力学,恬淡好古,初游江淮间,后隐居并终老于西湖孤山,20年不入城市,赏梅养鹤,终身不仕,也不婚娶。善行书,工于诗。宋真宗闻其名,曾赐粟帛。仁宗赐谥和靖先生,因此又称林和靖。其诗风格淡远,内容大都反映他的隐逸生活和闲适心情。诗作大多散佚,存世的《林和靖诗集》,据称仅为其所作“十之一二而已”。

  陆羽《茶经》伴山居

  石辗轻飞瑟瑟尘,乳花烹出建溪春。

  世间绝品人难识,闲对茶经忆古人。

  宋代是建茶崛起之时,林逋的这首《茶》诗,是咏建茶的代表作之一。首句点出了宋代饼茶的特征。第二句“乳花”描述了宋代的点茶法。三、四句赞美建茶为世间绝品,可惜茶圣陆羽不识此茶,诗人因此会在闲暇之时面对《茶经》发出感叹。明万历本《林和靖诗集》还在末句注云:“陆羽撰《茶经》而不载建溪者,意其颇有遗落耳。”这是对陆羽的误解,因为建茶在唐代尚未名世。实际上,陆羽在《茶经》“八之出”结尾处还是笼统地提到建茶的:“其恩、播、费、夷、鄂、袁、吉、福、建、韶、象十一州未详,往往得之,其味甚佳”。这样记载偶尔得之又不是很有名气的建茶,应该说还是比较客观的。末句除了表达感叹之意,也可以理解为诗人对陆羽撰写《茶经》的无限怀想,怀念他对中国茶文化的巨大贡献,引发无穷遐想。并且诗中有画,诗中有文,常常被画家和作家用作茶画和茶文标题。

  这首诗是诗人的组诗之一,《茶》只是小标题,主标题为《监郡吴殿丞惠以笔、墨、建茶,各吟一绝谢之》。与卢仝著名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样,也是好友惠茶引发了诗人的诗兴,可见茶和友情是引发诗兴的灵丹妙药。

  “闲对茶经”说明《茶经》是林逋的藏书之一。在另一首《深居杂兴六首之二》中,诗人也写到了《茶经》:“花月病怀看酒谱,云萝幽信寄茶经。”

  有《茶经》相伴,诗人因此能写出这首著名茶诗。

  寺院“茶鼓”载茶诗

  据史料记载,唐代、尤其是宋代寺院盛行饮茶,上规模的寺院大多设有供僧人喝茶的茶堂或茶寮,僧人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讨论佛经,切磋禅道。寺院内演说佛法的场所称“法堂”。法堂设有二鼓,位于东北角的称“法鼓”,西北角的称“茶鼓”。或称左钟右鼓。茶鼓专门用于召集僧众饮茶所用,由此可见当时寺院饮茶风气之盛。可以说茶鼓是佛教崇尚茶叶的一种重要信据。

  今日寺院已难觅茶鼓,人们只有在一些古诗文中找到它的踪迹,其中较早记载寺院茶鼓的有林逋的著名诗篇《西湖春日》:

  争得才如杖牧之,试来湖上辄题诗。

  春烟寺院敲茶鼓,夕照楼台卓酒旗。

  浓吐杂芳熏岘崿,湿飞双翠破涟漪。

  人间幸有蓑兼笠,且上渔舟作钓师。

  诗句记载了当时西湖周边寺院设有茶鼓的史实。需要说明的是,该诗在《全宋诗》中又同时载为王安国诗。笔者以为根据林逋长期隐居西湖和经常与佛门僧人交往的特点,如他的“高僧拂经榻,茶话到黄昏”(《盱眙山寺》)、“瘦鹤独随行药后,高僧相对试茶间”(《林间石》)等很多诗篇,都写到僧人饮茶,说明他对这方面非常熟悉。而王安国并没有在杭州做官或定居的记载,至多只是客居杭州。此外,他也少有僧佛诗作。因此可以认定《西湖春日》为林逋之作。

  首记西湖白云茶

  据专家研究,始于明而盛于清的杭州西湖龙井茶,其前身就是西湖周边的寺院茶,唐代即为陆羽《茶经》记载的天竺茶、灵隐茶,宋代还有白云、宝林等寺院出产的白云茶、宝林茶、香林茶。说起白云茶,人们大多首推林逋的茶诗——《尝茶次寄越僧灵皎》:

  白云峰下两枪新,腻绿长鲜谷雨春。

  静试却如湖上雪,对尝兼忆剡中人。

  瓶悬金粉师应有,筋点琼花我自珍。

  清话几时搔首后,愿与松色劝三巡。

  白云茶产于白云峰下。南宋《淳祐临安志》记载:“白云峰,上天竺山后最高处,谓之白云峰,于是寺僧建堂其下,谓之白云堂。山中出茶,因谓之白云茶。”可见堂、茶皆以山而名。

  白云茶品质优异,该茶在北宋就与香林茶、宝林茶同列为朝廷贡品。稍后的南宋《咸淳临安志》记载:“岁贡,见旧志载,钱塘宝云庵产者名‘宝云茶’,下天竺香林洞产者名‘香林茶’,上天竺白云峰产者名‘白云茶’。”

  从林逋的诗句来看,茶芽如旗枪挺秀的白云茶,为绿色散茶,一般谷雨前后采摘。冲点之后汤沫如湖上积雪,似琼花绽放,茶过三巡,色犹未尽,可与建溪茶媲美,不失为宋代盛行点茶的上好之品。

  白云堂今已不存,白云茶茶名也早已失传。据《杭州上天竺讲寺志》记载,到了明代,白云茶已“今久不种”了。今白云峰下尚存白居易、范仲淹等名人大家在诗文中提到的白云泉(白云池)遗址,附近还有3亩左右丛式老茶园,可说是龙井茶的老祖宗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咸淳临安志》中,这首《尝茶次寄越僧灵皎》误为大文豪苏轼的诗,一些茶书也以讹传讹,误导读者。

  (摘自:中国茶网 图片:华巨臣茶博会/网络)

  茶经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