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新闻资讯网-牧羊人博客

主页
分享国际,国内,军事,社会,娱乐和财经新闻

潘若瑶:“你能介绍什么女朋友?就你长那样”

更新时间:2020-11-16 16:15点击:

  “你能介绍什么女朋友?就你长那样”

  在《说唱听我的》第四期正片里,弹壳对法老说了上面的那样一句话。

  这一段引起了我的不适,虽然说得没什么毛病(陈述了一个贴近客观事实的主观看法),但是毕竟是要面对上亿观众的公开场合,这样直接的暗示另一个人“长得丑”,可以说是情商低到可怕。

  但是,弹壳并不是一个情商低的人。当时秃子2z质疑小鬼“听的歌不够”,小鬼直接僵住,出来解围的人就是弹壳。

  同时,如果你去微博去知乎去随便什么地方,去看关于这件事的评论,你会发现,观众对于这件事的反应是:大约一万个“哈”,中间零星的夹着几句“心疼法老”,没有一个人觉得弹壳哪里做的不妥。

  如果读到这里,你仍然没有发现“弹壳哪里做的不妥”的话。那么

  ①试想一下,弹壳说的不是法老,而是另一个制作人——AR刘夫阳

  ②换位思考一下,有一个人当着上亿观众的面说你长得丑

  是不是能品出来人格侮辱的味儿了?(还品不出来,那我建议您直接取关我,别客气,我祝您财源滚滚)

  文章到这,咱们也算是单方面达成了共识,那么咱们的问题就出来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往浅了说应该算是喜剧演员的代价,往深了说的话,则会引出另一个问题:一个关于角色认知和身份界定的问题。

  成为一个喜剧演员,特别是一个成功的喜剧演员,并不容易,甚至连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赵本山都不能算作是一个成功的喜剧演员。因为喜剧演员既要花心思逗别人开心,又要尽量不把压力给到别人。这两件事分开做并不难,但是合在一起做就会成为一件困难的事。

  有人会说,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喜剧演员遇到的这点“困难”又有什么好抱怨呢?虽然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两个字,但是成年人的世界有时候有“下班”两个字,而喜剧演员的世界没有“下班”,只有“越努力、越崩溃”这六个字。

  越是成功的喜剧演员,越是活在自己扮演的“小丑”的角色的阴影之下,没有多少人(特别是“一次性朋友”)会觉得憨豆是憨豆,罗温 · 艾金森是罗温 · 艾金森。大家都会对陌生人抱有基本的善意(和防范心理),但是对于一个“熟悉”的喜剧演员则不会这样。

  上面这段可能有些难懂,我们放到开头的例子里来说。世界上只有一个法老(人物),但也同时存在着很多个法老(角色),有“硬核法老”、“沙雕法老”等等。这其中只有“沙雕法老”的角色身份是一个喜剧演员,但当它足够强大,就会开始反噬法老(人物)所扮演的其他角色,甚至会侵吞法老这个人物。

  我常说,法老已经做到了“只要一出现,别人就会指着他‘哈哈哈哈哈’”的境界,在这个境界里,一个人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会被压抑、挤压,唯一的出口就是转化为“愤怒”。所以,当弹壳说法老“就你长那样”的时候,法老除了“愤怒”之外的所有表达都会转化为笑点,而如果他表达了“愤怒”,那么结果一定是引起一场骂战,一边觉得弹壳过分,一边觉得法老小肚鸡肠。

  是的,唯有法老表达“愤怒”的时候,才会有大多数的人觉得“弹壳过分”。难道法老不表达“愤怒”,就代表弹壳不过分了吗?你平白无故捅别人一刀,别人死了,你犯了罪;那如果别人没死,你就没罪了吗?

  这个事情说到底,算是弹壳对法老的角色认知问题,和法老对他自己的身份界定的问题。弹壳假设了法老在扮演“沙雕法老”的角色,但是法老未必这么想,况且,就算法老真的在扮演“沙雕法老”的角色,那么用刀捅一个小丑,你就没罪了吗?

  这个问题目前来看,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但是坏的解决方案我倒是有一个:法老以后随身挂个牌子,一面写“硬核法老”,一面写“沙雕法老”,遇到这种事情直接翻牌子,告诉别人:我现在是“硬核法老”,而不是“沙雕法老”。

  最后,如果我是法老,面对那种情况,我也会一时语塞;但如果我是弹壳,我根本不会说那句话。

  原文链接:“你能介绍什么女朋友?就你长那样”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