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新闻资讯网-牧羊人博客

主页
分享国际,国内,军事,社会,娱乐和财经新闻

赵雅芝:挂羊头卖什么?

更新时间:2020-11-11 04:05点击:

  春秋时期有一个典故:齐灵公时代,盛行女子着男装,给国家的管理带来很**烦。齐灵公于是下令,遇到穿男装的女子,一律剥光衣服,还要惩罚这家的男人。可是,街上穿男装的女子依然很多,看到有官府官吏,大家会惊叫着逃开。苦恼的齐灵公找来了晏子,询问原委。晏子的回答很有意思:“君使服之于内,而禁之于外,犹悬牛首于门,而卖马肉于内也。公何以不使内勿服,则外莫敢为也。”这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最早版本。宋朝的释普济所著的《五灯会元》卷十六里有这样一段话:“悬羊头,卖狗肉,坏后进,初几灭。”释惟白的《续传灯录》第三十一卷说:“悬羊头,卖狗肉,知它有甚凭据。”

  由此可见,挂羊头卖狗肉是有历史传承的。春秋时代,齐灵公有两个政策,说的一套做的一套,老百姓不买账,导致了国家治理的麻烦。经过晏子的点拨,知道问题的结症加以整改,很快就不再有女子着男装的现象。其后的年代有没有这样的记录,没有费心去查,宋朝的挂羊头卖狗肉,和春秋时代有了很大的差别,是真的商业行为吗?从“知它有甚凭据”一句可知,好像还是说的一套做的一套,大概是没边没际的承诺。

  最近,我们国家的“挂羊头卖狗肉”真的被落实到了实处,并被大大地发扬光大了一番。记得好几年前,在一个火锅店吃羊肉卷,我开玩笑地问过那里的工作人员,会不会有“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给我们吃的是不是真的羊肉。那个老板的回答我记忆犹新。他说:现在狗肉比羊肉贵多了,挂羊头卖狗肉,赔本的买卖,谁做啊。我释然了。羊肉比狗肉贵,就不会有用羊头做幌子的行为。

  这些年来,羊肉价格一路飙升,寻常烧一碗羊肉,得上百块钱才够,不要说到饭店吃了。加进了胡萝卜白萝卜,加进了大量青蒜金桔,一个小小的砂锅,也要七八十块,一圈转下来,下手慢的根本没有机会吃到羊肉。果然,羊肉出问题了。而且这一次还出了大问题。这个问题出在了国际都市的大上海,不能不说是讽刺。

  大上海的饭桌上,挂着羊头,卖的是什么?发挥最大的想象能力,估计都想不出来。在羊头的下面,有那么丰富的内容。前一两年听说羊肉串有鬼,是将鸭肉浸泡在羊尿里过一夜,拷出来就有了羊肉的膻味儿。我还有点不信,这怎么可以?后来比比价格,羊肉和羊肉串是有点对不上,便不敢不信,只是不吃罢了。没想到,仅有鸭肉是不够的。猫肉狐狸肉都被包装成了羊肉,堂而皇之地出售。爆出来的几种动物之外,还有没有更吓人的没有让我们知道?联想到黄浦江上的滚滚猪流,不寒而栗。

  有人说,今年之所以有那么多漂浮在黄浦江上的八戒们,是因为今年的食品监控抓得严了。换言之,往年的这些死猪,没有比今年少。我们没有在江面上看见,只能说它们悄悄地以这样那样的形式,跑到餐桌上了。或许,它们连脑袋都不需要换,香肠肉松火腿等,哪一样不是名正言顺?烟熏火燎的加工以后,吃的人不都是有滋有味?

  老话要改了,什么“挂羊头卖狗肉”?休想看到狗肉,因为狗肉的价格也在同步增长。卖出来的,是羊头招牌下的意想不到。过去有人说,我们的民族从来就不是一个浪漫的民族,我还信了。现在想想,大谬。我们的浪漫和想象,在商人的脑袋里已经到了极致,没有想不到,只有做不到。做到了,不被发现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商人重利,巨大的利润让他们思维活跃,联想丰富。会不会有一天,羊头下面,挂上血淋淋的人肉?

官方微信公众号